霜问

哈哈,只会讨好自己,不会写文也不会摸图……哈哈,我是不是没救了

[喻黄]梦中人(上)

  喻文州又失眠了,高考在即,在荣耀中学除了学习就是刷题。

  白天精神勃勃一口气能刷好几套题,晚自习结束回家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又是睡不着觉。

  喻文州时常想是不是老天就得他不如天赋异禀,对于高考胜券在握的叶修,就让他晚上睡不着觉,努力复习。想着,翻个身开始想着白天试卷里的主要考点和错误反思。

  临近三点喻文州才开始迷迷糊糊的睡着,只是不安稳的浅眠,就足以让一天神经紧绷的喻文州好好休息。

  他做了一个梦,梦到大片大片的银杏林,梦到一望无际的蔚蓝大海,梦到古香古色的乡下小道,也梦见了那个少年。

  那个少年依旧是一身简单的短袖短裤,顶着那头深褐色的头发,他问过那个少年头发为什么是那个颜色。

  少年爽朗的笑了。

  “头发颜色是天生的,我还因为这件事经常被冯主任怀疑染发,天地良心啊,我剑圣怎么可能做那么非主流的事,难道我还要为了赶个时髦,专门去把头发染了?”

  “隔壁班苏妹子还有纪律委员秀秀说染头发不好的,而且……我也不能带坏小卢啊。”

  少年虽然有些许聒噪,但是开朗的性格让人觉得这个夏天不再炎热,像一缕远到而来的清风,让人觉得身心舒畅。

  少年是和喻文州同班的黄少天,在班里面成绩好,人缘也不错,经常照顾班里跳级的卢瀚文。各科老师也比较喜欢这个像孩子一样的少年。

  黄少天拉起喻文州就跑,喻文州也不反抗,不询问黄少天要去哪,任由黄少天拉着。

  黄少天拉着他进了一家酸奶吧,是学校门口的那家店。说是酸奶吧,更像是一个综合商店,有零食,有泡面,还可以让店家泡好就在店里面吃。喻文州记得这家店他高一的时候光顾过几次,后来为了准备考试复习,他放了学便是直接回家,或者是窝在学校里找个没人的地方做题。

  黄少天拉着他跑向角落里的一张桌子。“哟,这是该来的人都来齐了,我刚把队长拉过来。”

  喻文州发现自己所带领的所谓的“学习小队”队员都来齐了。

  所谓的学习小队不过是黄少天在一次课间脑洞的产物。黄少天当时想组一队学霸小组,一起垄断班级排名的学校排名。这样的想法偏偏的隔壁班的叶修撞在了一起,于是两个人开始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开始聚集班里“小团体”。

  喻文州当时是只是路过,就被黄少天拉来,后来又帮着黄少天收拾残局。莫名其妙地成了班长。

  喻文州目前还不知道眼下的情况,这是“小团体”人员到达最齐的一次,为了不惹事,喻文州选择明智的闭上嘴。

  过了一会喻文州才反应过来,即将高考,郑轩的生日离高考很近,没有时间庆生,所以“小团体”准备提前给郑轩庆生,留下时间好好备战高考。
 

  黄少天直接把想老板娘要来的话筒塞进喻文州手里,众人起哄要喻文州来主持,顺便多说几句。喻文州快速措好词,正准备开口……

  “啊……该起床了……”

  换上宽大的校服,洗漱完毕就背着一书包的习题到学校继续做题。

  黄少天组织的小团体虽然一直垄断着排名,即将高考,大家私下也没有一起玩的经历,只是在自习的时候围坐在一起,刷题的过程中时不时还能听见几声“压力山大……”

  时间说快不快,说慢不慢。喻文州每天夜里总会遇到黄少天,那个少年经常蹦蹦跳跳的拉着他去各种地方玩,银杏林,山林小道,海边,还有藏在深山的别致小木屋。

  喻文州总是在白天疯狂学习,晚上回家盼着早早入睡,等着遇见那个独独属于他的白月光。

  高考成绩出来了,“小团体”也不知道是不是最后聚在一起。
 
年龄小,跳级上来的小卢在聚会快结束的时候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,孩子气爆发,抱着黄少天死活不松手。

  喻文州突然有点头疼,两个孩子黏在一起该怎么办?

  天太晚了最后“奶妈”因为太晚不安全提议两两相约回家,喻文州和住在他家附近的黄少天一起回家。

黄少天他家楼下的路灯坏了,周围黑漆漆一片,唯一的光源就是两人头上定着的月牙。

黄少天不知道是不是是有意还是无意害怕拉紧了喻文州衣服,紧紧的攥在手里。

  “到了,我们……以后再见。”

  黄少天低着头,这让喻文州看不清黄少天的表情。

  那个人突然抬头,湿润的唇瓣轻轻触碰上了喻文州的侧颈,有迅速离开跑上了楼。

  这个过程很快,快到让喻文州觉得这一切都是他自己臆想出来的。

  伸手碰了碰黄少天亲过的地方,转身离开。喻文州一直没有想到,他这么容易满足。

  喻文州拖着行李箱,在机场看到哪一架在他眼里十分特别的飞机起飞,逐渐离开了视线范围。

  黄少天并没有想到喻文州回来机场目送自己离开,当然也没有看到喻文州。

  这一切只有喻文州一个人知道。看向那人离开的方向,独自走向了候机厅。

  “我们将来会变得更好,我们也终会相见,我会带着最初的那份感情,独自等待这你荣耀归来。”

评论

热度(11)